访谈 Interviews

2008北京残奥会: 10 年后与Céline Gerny (法国)

作者 7 九月 2018 无评论
Cet article est disponible en chinois traduit par 这篇文章也有中文版本, 法译中:杨菲

2018年9月7日起,chinefrancophonie将记载参加北京残奥会法语运动员的回忆和感言。2008年的奥运选手让我们重温他们的旅程, 他们的快乐, 他们的遗憾。Chinefrancophonie将话筒交给他们。

大家好。我叫Céline Gerny, 1982年4月24日出生于(法国东部地区)Ardennes的Rethel。

6岁起我就在家乡的马术中心骑马。2001年, 我不幸坠马。截瘫后, 截瘫后, 我不得不重新考虑我的职业生涯 (我想成为一名马术教练)。于是,我决定成为一名学校教师。作为业余爱好,我在同一马术中心骑马。

2004年, 我加入了法国残疾人队, 在比赛中获得优异表现后, 我引起了挑选人员的注意。第二年,即2005年, 我赢得了我在欧洲锦标赛上的第一枚奖牌, 这最终展开了我的国际职业生涯。
2008年,我获得教师资质,现在我还在 Ardennes的Saulces Monclin学校从教,教授幼儿园大班和小学一年级。2012年以来, 我还获得了索米尔国家马术学院培训教练的文凭。

今天, 我同时继续着我的运动生涯和职业生涯,目标是2024年的巴黎残奥会比赛。目前几个月我在休息, 因为我在等待1月的一个快乐时段。即将到来的3月,我必须恢复训练,以便获得参加2019年欧洲锦标赛的资格。

有关我田径记录和体育生涯的更多细节, 请您访问我的网站: (www.celine-gerny.fr)

北京残奥会
法国参选残奥会困难重重,因为我们错过了国家团队的选择, 只能以个人名义参选。因此, 在这些比赛中,我们只有两名法国选手参加。

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如此激烈的比赛, 我记得压力很大。我积极备赛, 但我知道自己缺乏经验, 也不知道如何管理压力。

香港的招待会非比寻常。我还保留着对这些时刻的回忆和感情。我们能够得益于尖端的设施, 进行训练。

训练和比赛的合理安排, 使我们和我们的马匹没有遭受气候的考验, 马厩也配备了空调。

管理这个场地的团队,总是竭尽全力让我们避免任何麻烦, 以便我们能够适应这个地方和气候, 直到决定性比赛的那一天。

2001年1月坠马后,我截瘫了。我的脊柱骨折, 树插过了脊髓。骑马时,我使用一个适应鞍保持自己骨盆水平的平衡,并固定住腿,以便避免给马提供错误信息。我必须采用新的指令与马沟通。

“四月星期四的米力”的马术
我进行马术训练,这意味在要在一个规定范围的长方形里,执行精准的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有5位评委评分, 以便获得最后得分与排名。与花样滑冰一样, 我们有几次表演, 两个指定和一个自由动作。

残疾马术训练的特殊性
根据残疾情况,我们被分为5种程度, 这是由国际马术联合会训练的医生和理疗师进行划分的 (详细描述请参见我的网站)。

我在北京残奥会参赛马叫做“四月星期四的米力”, 这匹马是由枫丹白露的海事战略中心委托给我的。它为训练收集了许多技术素质, 但他的反应可能无法预测, 这让我好几次落地。

“四月星期四的米力”现在在法国南部退休了。是她的军事骑士Magalie Lorcan,作出了决定信任我, 并将他委托给我3年 (在我的网站有米力的传记)。

没有遗憾
对于我们参赛的历程,我没有遗憾。它们教会我了解自己。因为这一经验, 我不再怀疑自己的能力, 并学会利用压力, 以提高表现和超越自己。另一方面,获得了真正的技术跳板和动力。

我唯一小小的遗憾可能是, 如果米力能够更好地度过它的飞机旅行 (到达目的城市时,它的臀部肌肉紧张), 我们也许能够获得更好的排名。但我知道, 在这些比赛中, 我不会幻想奖牌。

十年后!
现在已经十年已经过去了,这真是疯狂。十年来, 我带着同样的激情继续这与当年一样的训练。

我在香港的感受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当我走到介绍生涯的讲台, 我记得自己双眼充满星星,告诉教练, “这就像在电视上”! 一个在梦想前的小女孩, 现在当我谈论到它的时候, 我还是觉得这只是一个梦。

在北京最让我发笑的轶事,是中国人对我的头发着迷。我有卷曲的头发, 人们每天固执地邀请我到美发馆拉直头发, 好像是他们无法和这样一个毛茸茸的人共处一样, 这真的很好笑。

最后, 我还想念我们在香港的翻译员, 至今我们仍保留着联系。

里约的奥运也很神奇, 但的确, 北京 “第一场比赛” 的魔力,将是独一无二的。

链接 :
2008年残奥会:10年以后
2008北京奥运:10年之后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