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看中国 Les enfants et la Chine

两个法国小人儿的 "丝绸之路" (1)

作者 7 一月 2018 无评论
这篇文章也有法文版本 Cet article est disponible en français

法译中丕多妈妈 翻译审稿:Fei YANG

早知如此,我定不会来!

你们好!我叫Antoine,我八岁半,在北京长大,直到我妈妈突然决定要去张掖。

在中国的地图上,那点看上去挺大,但其实不是:张掖,非常小,在西部最深入的地方,是个非常小的城市。

“我们”,是指我的姐姐Félicie,妈妈,还有我。我有个哥哥叫Gaspard,他非常幸运不用和我们一起来。假期后,他去和他在加纳的爸爸一起生活了。他和我不是同一个父亲,我的爸爸生活在里昂, Félicie没有爸爸,因为是妈妈把她从孤儿院里直接领回家的。我的姥姥说,我们是个“管道家庭”,意思是说一个家由各种各样形状不一颜色各异的管子组成。妈妈说,还是别那么夸张,这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但是实际上,有时候还是挺复杂的。无论如何,这就是我的家庭。

之前,在北京,我们住在一个三层楼的大别墅里。在妈妈外出工作的时候,像其他人一样,我们有一位“阿姨“来照顾我们,一位“叔叔”开车接送我们。突然有一天,妈妈对我们说:“孩子们,好消息,我们可以循着马可波罗的足迹,去丝绸之路冒险啦!”因为工作的缘故,妈妈需要去甘肃的农田和工厂,办公室生活结束了。她拿出一张中国地图,说:“看,这离北京2千公里。”一下子,我们乘坐了2次飞机, 除了乐高和全部的魔法木屋书,我们什么都不能带。

那是在9月初,妈妈非常开心,我们也同样非常开心,因为这样一来,不用去法国学校啦。妈妈不停地说那里非常好,说我们将会自己发现那些好。
但是除了我从飞机上看到的一切,真没有什么可以看的。

甘肃除了土地就是草地!没有高楼、没有公路,没有塞车,什么都没有。当我们着陆的时候,我对妈妈说这地方真烂。妈妈却重复说:不是的,这里会非常酷,你们非常幸运,所有的法国小朋友都想和你们一样来这里。但是,我确定 Louis, Alexandre, Elouann et Melvil 他们不会喜欢,一点儿都不喜欢像我一样来到这里。

在机场,这可是我这辈子坐过最最小的飞机啦。赵先生打车来等我们,他看上去非常和蔼,虽然我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尤其是妈妈就是个中文盲。妈妈对我们做鬼脸,她自认为很有趣,但是我觉得很生硬,根本没有意思。

在机场,这可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小的机场。赵先生打车来等我们,他看上去非常和蔼,但是我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尤其是妈妈根本户就是个中文盲。妈妈对我们做鬼脸,她说我们会找到乐子的。但是我说,妈妈你是认真的吗?我们根本不会找到乐子。

当我们到达我们的新公寓,里面是全空的,除了一个非常现代的冰箱和两把全新的椅子(但是椅子非常丑,妈妈说好像是Emmanuelle的椅子啊!,但是我不知道谁是Emmanuelle,可能是她闺蜜吧)妈妈同样也有些失望,她说:可惜,这公寓太好了,Félicie和我不明白,这是好的话,就是好,而不是太好。妈妈她期盼着这里有“像是在乡下”的真实感,但是最后她发现浴室里面没有喷淋,这就有点儿真实感了,像这样这样真实太好啦。

我们很快又出去买吃的和2张床垫,在街上有到处有小女孩看着我尖叫,她们想要和我自拍,妈妈说这很正常,让我友善点儿,这也说明自从马可波罗以后,她们再没有见到过长得像我这样的人。

在超市,妈妈越来越开心,因为我们装满了2个购物推车,她才需要掏出3张票子,在这里她不再像在北京,抱怨在这个国家要正确的吃花费太大。

然后我们又去买2张硬硬的床垫,为了不浪费,我们选了商店里最便宜的。我们和赵先生乘坐他的出租车回家了,然后,就剩我们3个孤零零的人,和我们的硬床垫,超级现代的冰箱和2把丑陋的椅子,在那时我非常想要问我们明天还要会经历什么,因为我和Félicie只想回北京的家。

这个时候,妈妈说:“我们现在是在张掖,明天早餐我们不会再吃Nutella了(一种巧克力酱)。”

真是的,早知如此,我一定不会来!
(待续)

来自 雷思萍(灵感来自8岁Antoine 和10岁的 Félicie)

链接 :

Deux petits Français sur la Route de la Soie (2)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发表评论